侃侃而谈

【祺泽】明星志愿

阿嗑:

1.


横店的季节与日夜一样不分明。


这个片场袒胸露背肉色晃得你眼疼,隔壁片场长衫毡帽胡子上落满雪花,夏季到冬季,白昼到午夜,永不停歇的机器与戴着帽子难窥面容的工作人员能造出每一个被需要的时间与空间。


反季节拍摄并不少见。


“诶我说你也太强了”,金晃晃的瘦高身影毫不客气地落座,“十来斤的东西顶头上,一个小时的户外拍摄,愣是一点错没出。你们童星出身都这么虎的吗?”


已经卸了头饰的人头也不抬,一手拿着小风扇一手玩手机,“嗯。”


不满意这个回答,问话的人啧了一声,“手机有那么好玩吗?我们小十年的感情还比不上?”


头依旧没动。


“嗯。”


瘦高个恨铁不成钢,你啊你了几声,见人无意理他,认命地凑过去看。


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扶着座椅把手好不容易顺了气,瘦高个忍不住吐槽:“你这什么小女孩爱好啊??”




2.


李天泽最近迷上一款养成游戏。


山寨版明星志愿。


界面简单,画风幼稚,选项都是被七彩泡泡框起来的那种。


是暑假回家时妹妹玩过手机后留下的。


一开始是为了帮妹妹攒连续登录天数和活跃度,每天和她那帮虚拟小姐妹进行以奖励金币为目的的塑料花外交,但玩着玩着。


可耻地入迷了。


画风是幼稚,可是。


真的,很可爱。


主界面的小人正从少儿过渡到少年期,脸蛋肉嘟嘟,眉眼却很英气,背着手仰头盯着屏幕,清瘦又挺拔。


李天泽一言不发,心里万马奔腾。


沉思了一会,一天七节课分别安排给了音乐、舞蹈、演技、礼仪。


仔细地分配了点数,屏幕上的小人变成额头绑奋斗的努力小孩,红扑扑的脸蛋鼓起,头上冒出对话气泡:李大人,等我变更厉害哦!


昵称是还没上中二已经有点中二的妹妹起的。


李天泽戳了戳小人脸蛋,在凌晨四点的待机室成功消磨睡意 。


窗外没有天光只有灯光,正式拍摄还没开始,剧组的工作人员正各就各位。负责调度群演的群头站在身着甲胄面无表情的士兵中清点人数,大嗓门与游戏音乐一同成为小化妆室的噪音。


化妆刷扫过眼窝,李天泽闭眼又睁眼,黑沉沉的眼睛通过镜子看着化妆师。


沉默,疲惫,麻木,专业。


瑕疵被修补,优点被放大,李天泽把视线转回自己脸上,又是那个忍辱负重寡言少语的男七号。他和即将国破家亡的世子对视,突然想起了几年前尚稚嫩的宋亚轩和张真源真诚又单纯的声音。


镜子里面,像看到人生终点。




3.


对于他的突然离开和突然回来,妈妈已经不吃惊了。让他放置好行李就进了厨房热汤,招呼等会吃饭。


妹妹像一颗肉嘟嘟的炮弹扑进他怀里,李天泽笑得开心,假意夸张,“一颗子弹射中了我的心脏!”


两个剧组事前协调不细致,拍摄时间尬上,双方几十万的置景费都不愿意退步,最终怎么解决的也不清楚,总之他这个三线演员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周末的假期。


妹妹今天估计是自己扎的头发,一高一低。李天泽摸着小孩柔软的头发,突然被盯上。


“哥,我的小马哥哥怎么变成这样了?”


“啊?”李天泽看着屏幕上的小人,在他辛勤培养之下已经是个俊俏少年,“怎么了吗?”


妹妹的眼睛跟他一样黑,噘着嘴有点委屈,“12岁要开启初恋任务你都没做,这样以后我就不能跟他青梅竹马了!”


李天泽哄人要紧,立马转移了话题。


没好意思说小马哥哥已经被他据为养子,视如己出,日后是要把他培养为全能0恶评艺人的,怎么能谈恋爱。


连续登录超过60天已经没有每日奖励,但不断累积的活跃点数能让学习效果加成10%,屏幕里的小人音乐和礼仪到达大师级别,傲慢不见了,小脸端端正正,偶尔比赛事件结束后收到情书,弹出来的选项都是“谢谢你的支持!”“现阶段以学习为重,但还是谢谢你。”这种官方回答。


喝着排骨汤的李天泽反思,是不是把小孩教得太正直了。




4.


小马哥哥为什么叫小马哥哥?


妹妹没有告诉他。


大概是她喜欢的某个男同学。


从立秋拍到立冬,横店的寒冷刚要衬得上十几斤重的戏服,李天泽就杀青了。


拖着行李箱离开这个华丽与破烂共存的造梦工厂的时候他没有多看,没有聚餐,甚至都没什么感想。


不是第一次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来。


像大多数驻扎于此、红或不红的演员一样,他们不熟悉它,它也不熟悉他们。


小马哥哥只要每天登录就会有能力加成,点数满了就能升级。而这个地方呢,你待上几百天也证明不了自己是个多厉害的演员。


李天泽不断点着演技的加号,小人的头顶持续冒出+1。


火车站声音嘈杂,他帽子压得很低,口罩又拉得很高,把自己隔绝在旅客粘稠的清嗓声和小孩的哭闹声外。


还差56点,大概再三天,小马哥哥的演技也要大师级了。


口罩里有人叹了口气,戳戳屏幕里白里透红的脸。


小马哥哥,我是你就好了。




5.


李天泽过完16岁生日的时候,小马哥哥18岁,游戏时间再过3天就要参加决定性的世界大赛。


唱歌、舞蹈、演技,只能参加一个。


运动服少年呼啸而过,他充耳不闻;


工作人员忙东忙西,他浑然不觉;


从夏天到春天,大半年的心血就要产生阶段性战果,他实在很苦恼。


“小马哥哥……”


“你叫我?”


声音从天而降,李天泽吓了一跳。


眼生的少年一笑:“你是天泽吧,马上开机了,我们走吧。”


李天泽愣愣地收了手机,跟陌生少年一起站到镜头前。


工作人员扛着机器站在泳池对面,一排少年玉树临风立在泳池边,明亮与阴沉被蔚蓝池水分了两道,家族运动会正式开始。


综艺跟拍戏很不一样。


虽然面对的都是镜头,但拍戏时是剧本塑造出来的角色,综艺时只能做自己,人设也不能代替你做出当下最真实的反应。


李天泽能很快适应一个新角色,却不太会在镜头前表现自己。


他怕自己晃神,于是听得格外认真,表情也就放松不起来。旁边的贺峻霖轻轻推了他一把,“天泽,下一个就是你了。”


然后他听见丁程鑫说:“下一组,李天泽!对!马嘉祺!”


他们需要游过25米的泳池然后迅速背出对方的资料,用时短的人获胜。


两个人都水性不佳,在泳池里扑腾的时候李天泽很明显地听到新室友放肆的笑声。


从水里抬起头的时候马嘉祺也起来了,李天泽赶紧开口,听到两人声音重叠。


马嘉祺,2002年12月12日。


李天泽,2004年4月4日。


众人:wow。


敖子逸呱唧呱唧拍手:般配!


丁程鑫接梗接得很快:两位又刚好是新人,择日不如撞日!


人鱼唱功宋亚轩哼起了某进行曲,年龄小的笑做一团,场上气氛一片火热。




6.


作为新人加入新公司,和新同事拥有几面之缘,行程很快又让一群少年各奔东西。


李天泽大概是长了一双能容下几千万字故事的眼睛,总是接到苦大仇深的角色。叛逆孤儿、亡国世子、被拐少年,以及这次的苦命长兄。


从宿舍出发的时候天还没亮,又是一趟影响发育的早班机。


宋亚轩早他一天回了广州,贺峻霖继续留在重庆训练,马嘉祺似乎是下午的班机去北京录节目。


他戴上口罩,帽子却突然被拿走。


马嘉祺站在他身后,仔细地调整了角度帮他再戴上,笑得很温和,露出一点小虎牙:“没戴好。”


李天泽点了点头。


看着他,有点想撒娇。


最终忍住了,跟这位相处不久但默契满分的新朋友挥了挥手:“下次见。”


“嗯。”


马嘉祺默默递过来一个东西。


猫耳朵。


“这个,你好像忘记了。”


李天泽不声不响地塞包里,很庆幸自己已经戴上口罩。


对面的人好像还有话说。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说的……那个,小马哥哥,是谁啊?”




7.


离山村,东南方向中不被地图标注的一点,距海500米距镇200公里,常住人口不足50户。


原本预定两个月的拍摄拉长到了70天,海边无所顾忌的阳光带来最佳光线的同时也让整个剧组烦躁度上升。


李天泽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海边村庄活成了留守儿童,黑黑瘦瘦的身影在监视器里越发可怜。


倒数第二场戏,他挨了亲生弟弟一巴掌,喊cut后窝到房间里叫都叫不出来。


当天晚上,马嘉祺收到新微信。


一张海边的天空。


泽天:像你。


马嘉祺站在淋浴喷头下,闭着眼睛冲洗头发,流水从下巴滴到胸膛。


像我什么呢?


呼噜呼噜头发,没两下就干了。


一套五三摆在桌上,他写了几题,发现自己答错行,划掉重写,又写在了相同的位置。


马嘉祺深吸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


发送。


我也想你。




8.


2g信号怎么把大几百k的图片发送过去的,李天泽并不清楚,单纯觉得神奇。


他在没开灯的临时民房里抽抽噎噎,还没能从监视器里走出来。


很痛苦。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个角色会成为他作为演技派被认可的第一步,也不知道这条为了转移心情发送的微信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他的生活。


但可以确定的是,十分钟后微信弹出来的新回复让他在一整天超负荷情感输出后经历了又一次巨大震惊。


疲惫到极点也没能睡着。


第二天,也就是全组杀青日,主演披着一身黑皮出现,倒也没显得青黑的眼圈多么出众。


睡眠不足的李天泽在一众新人演员中摇摇欲坠,被领导直夸敬业。


明天这个时候就在长江国际了。


李天泽恍恍惚惚地想着,是哪里不对呢。


清清爽爽的大海,温温柔柔的天空,像马嘉祺。


没有奇怪的地方啊。


那。


“我也想你”是什么意思?


……


一片干杯声。




9.


“你被卤啦?”


语气很柔和,内容很嘲讽。


万万没想到,马嘉祺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李天泽回应以白眼一双,担忧烟消云散,同时不知从哪里来的不满,甩头就走。


被人拉住了。


“刚回来还要去哪儿啊,室友?”


可能是在重庆住久了,马嘉祺的口音虽然没被带偏,但染上了软软的调侃腔。


李天泽看着他。


说实话,被这双眼睛这么看着的时候,很难分辨自己是被盯着还是被瞪着。


马嘉祺笑眼化解一切,把手机放他手里,“50万粉福利,帮我拍一下好不好?”


一分钟的舞蹈短片来来回回拍了七八条,全是主角喊的cut。手机屏幕里高挑清瘦的身躯舞动起来让人舍不得眨眼,镜头后的李天泽拿得手酸,最后还被迫接受了一个相当成年人的wink。


马嘉祺临时起意,却吓得他抖了一下。


然后想起来另一个被闲置已久的小马哥哥。


别是给饿死了吧。


马嘉祺检查拍摄效果,却不自己拿手机。背着手站在李天泽身后,保持一个模糊的距离,表情倒是很认真。


李天泽很被动地感受来自身后还未平缓的呼吸,和略微起伏的胸膛。


“最后这抖的”,马嘉祺歪着头筛选精确的词汇,“很……生动。”


“效果不错,就这条了。——晚上吃宵夜去?”


从海边荒村归来不足一天的李天泽很难抵抗这种诱惑,肉眼可见地挣扎了一下,“……不了。我有事。”


“哦——”马嘉祺拉长音,满满的遗憾,“可惜了,小贺跟小宋都要去。本来想着亲爱的室友过了那么久苦日子,要犒劳犒劳你的。”


李天泽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只能泄愤地来上一句:“你怎么是个这样的人啊??”


小马哥哥就当他在撒娇了。




10.


这次合宿是为了一个月后的粉丝见面会。


节目单十分感人,从分组上就能看出公司N手都要抓N手都要硬的伟大追求。


强强联合组,先进带后进组,歌组,舞组,身高组,年下组,只有你想不到的嗑法,没有公司搞不出来的组合。


李天泽亲眼目睹陈玺达在练习室被丁程鑫眼神暴打,对自己即将到来的遭遇也深感不安。


身高组有一场相当小虎队相当可米小子的青春舞曲,难度不高,就是要整齐。他跟陈玺达半路出家,在丁程鑫马嘉祺后面挥舞着长手长脚总觉得心有余力不足,时常能对上一个同病相怜的眼神。


好不容易从练习室解放出来,宿舍也成了另一个练习室。


他正忘情于养成游戏,专心致志企图把小马哥哥从死亡边缘救回来,重回星光熠熠的明星大道,另一个小马哥哥就敲门了。


“天泽,在吗?”


李天泽喊了声不在,就看见马嘉祺很有礼貌地推门而入。


只能躺在床上装死。


马嘉祺忽略他直勾勾望着天花板的眼神,被亮着的屏幕吸引了视线。李天泽心里大喊不妙,却还是迟了一步。


18岁的马嘉祺看着屏幕里18岁的小马哥哥,意味深长地递了一个眼神过来。


李天泽确定自己没看错,自己这个以温柔著称的室友,全能艺人马嘉祺,在过去的三秒内。


很嚣张地挑了下眉。


看着你,带笑的那种。


他很想像表情包里的人一样疯狂摇头说我不是我没有,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没什么说服力地:“这是我妹妹下载的游戏……”


马嘉祺今天的虎牙特别尖,反射出来的光都是冷酷系的,“这就是第一天你说的那个小马哥哥?”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马嘉祺已经不是那个马嘉祺了。


李天泽不自觉环顾四周,感觉自己已经被误解的空气包围。看不见的流动里,密密麻麻写的都是:你看上我多久了?


他哀嚎一声,滚进被子里把自己包了个严实。




11.


粉丝见面会溅起的水花不大不小,跟过去的许多活动一样圈内爆炸圈外冷静。巧合的是见面会预热期间一部剧正热播,李天泽勉强算得上主演,偶像粉丝见面会座席上少见地圈出了一块影迷区。


李天泽很开心,当天出的预览全都是阳光灿烂的笑脸。但由于上一部戏晒得太严重,只有一口白牙在闪光。


家族群里他的表情包暴增。


下一部戏到来前还有一段时间,李天泽当回了北京学生,抽空过来重庆训练。


这是座春夏秋冬都很好看的城市,他的背影被装在小练的镜头里,回头的时候留下一句“重庆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


他喜欢拍风景,于是拍了很多重庆的夜景。


把这里的朝阳夕阳晚霞夜灯流光人群都发送给妈妈和妹妹,有时候有他,有时候没他。


特别好看的分享到家族群,刘耀文会第一时间回复,用他的表情包。


约他吃夜宵的人很久没动静了,高考当前,大概每一秒都不能浪费,那个人又对自己严格到可怕。


但几次三番在重庆与他完美错过,还是让人有点遗憾。


手机里的小马哥哥顺顺利利走上巨星之路,任务列表长到需要滑动,英俊端正的脸庞深情脉脉地和屏幕外的人对视,头上的泡泡写的是:李大人,您的梦想由我来达成。


才不用你呢。


李天泽把泡泡点破。


你完成你的梦想,我完成我的梦想。


在相册里挑挑拣拣,相中了一张洒水车喷洒绿化带时闪现的彩虹,背景是重庆。


4g网络飞快,0%到加载完毕只用了半秒不到。


他还没想好文字内容,那边已经回过来了。


“像我?”


李天泽的脸藏在卫衣帽子里,笑也是静音的。


决不能落下风的他学当初对方的回复,飞快地打了一句“我也想你。”


反应过来差点把手机丢了,点撤回的手都在颤抖。


那边半天没回。


李天泽捂着自己突然存在感很强的小心脏,后知后觉地害怕。




过了半小时,对面传过来一张图片。


数学模拟卷,考题他看不懂,答案被涂改了几次,最后做题的人大概是没耐心了,打了个大大的叉。


然后是一段语音,又一段语音。


他不敢听。


转成文字看。




第一段。


【李天泽,你知不知道一个月后我就高考了。】


第二段。


【小马哥哥是要成为全能0恶评的巨星,不可以谈恋爱的。】


第三段。


【欢呼吧,我是马嘉祺,不是小马哥哥。】



评论

热度(1530)